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林月山徐晴背刺的女儿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背刺的女儿全本阅读

林月山徐晴背刺的女儿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背刺的女儿全本阅读

2024-03-18 22:19:40    编辑:官网小说    浏览:39
  • 背刺的女儿

    小说推荐《背刺的女儿》,是作者“林月山”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林月山徐晴,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女儿骗走我的血汗钱,去给她爸爸的小三过生日。面对我的质问,她说得义正言辞——“你没钱没本事,只是我的生物学母亲,徐阿姨年轻又开明,她才是我选择的母亲。”后来,她被渣男小三弃若敝屣,跪在我的门前苦苦哀求,让我收留她。呵呵,可惜老娘现在想通了,这辈子只会爱自己。......

    林月山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立即阅读

《背刺的女儿》 小说介绍

小说叫做《背刺的女儿》是“林月山”的小说。内容精选:现在,没了女儿一身轻,我也该去做自己的事情了。我跟王姐说了家里的事,王姐唏嘘不已——“晓晓这孩子怎么回事啊?怎么变得这么不懂事?孩子么,你要不多跟她聊聊,沟通沟通,她八成是被徐晴那个狐狸精给迷惑住了,她不认谁,也不可能不认你这个亲妈啊。”我轻蔑地笑了笑,说:“老姐姐啊,也幸亏这件事,让我突然想明白一...

第2章 免费试读


6

林晓晓十分痛快地签了字。

毕竟能跟我这个‘生物学母亲’断绝关系,她求之不得。

就这样,我跟林月山离了婚,他们‘一家三口’欢天喜地地离开了。

处理完离婚的事情以后,我就给王姐打电话。

王姐以前是跟我一起摆摊的,前段时间,她突然有了个想法,想跟我合作开店。

毕竟在外面摆摊风吹雨打,日晒雨淋的,很不稳定,有了店,我们就能彻底扎根了。

只是当时我有些犹豫,毕竟女儿要上学,每个月的开销很大,万一以后考上大学,花销就更大了,那时的我还想攒钱为女儿铺路,想给她好的生活,所以才把开店的事一拖再拖。

现在,没了女儿一身轻,我也该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我跟王姐说了家里的事,王姐唏嘘不已——

“晓晓这孩子怎么回事啊?怎么变得这么不懂事?孩子么,你要不多跟她聊聊,沟通沟通,她八成是被徐晴那个狐狸精给迷惑住了,她不认谁,也不可能不认你这个亲妈啊。”

我轻蔑地笑了笑,说:“老姐姐啊,也幸亏这件事,让我突然想明白一个道理,不是每个孩子都会爱自己的亲妈,相对的,也不是每个妈妈都应该为孩子付出所有,你说我们辛辛苦苦拼搏一辈子是为什么?是为了孩子吗?那我们自己呢?是不是也该为自己打算打算?”

王姐有个儿子,比林晓晓大了几岁,也是讨债鬼来的。

平时不学无术,就知道张嘴要钱,最近还逼着王姐给自己买房子结婚。

王姐感慨了一下,回答说:“说的也是,那成,咱们约个时间,先找家店面看看。”

就在我忙着开店的时候,学校老师给我打了电话。

他说林晓晓在学校里越来越不像话,最近已经逃课好几天没去学校了。

7

当我赶到学校的时候,徐晴和林晓晓都在。

林晓晓一眼看到我,就不乐意地嘟起嘴说:“她已经不是我妈妈了,我现在的妈妈是徐阿姨,你们想说什么,直接跟我现在的妈妈说就行,干吗还要把她叫来?”

林晓晓以前从不许我来学校,她总是回家跟我说,班里同学的妈妈是干什么的,银行家,开公司的老板等等,总而言之,就是没我这种农村来的,摆摊卖小吃的。

有一次,天下大雨,我着急忙慌地收了摊子去给林晓晓送伞,因为雨下得太大,我在路上还不小心摔了一跤,当我一身狼狈出现在林晓晓面前时,她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身边同学的妈妈穿着好看的衣裳,化着精致的妆,都是开车来接孩子的。

只有我们,站在雨中格格不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当时我就有预感,自己给林晓晓丢人了,于是讨好地上前把伞递给她。

林晓晓气冲冲地将那把伞甩出去很远,一路冒着雨回了家。

她冲我发脾气,冲我哭闹,质问我为什么要去学校?明明已经三令五申,跟我说过很多次,千万不能让同学知道她的妈妈只是个摆摊的土气女人,我为什么还要去学校给她丢人?

她恨透了我身上廉价的衣服,觉得我这样苦,是在自己感动自己。

所以,她才迫不及待地想把徐晴带来,给自己长脸面吧。

对于林晓晓逃课的事情,徐晴笑了笑,说——

“不好意思啊,老师,在国外呢,对于孩子的学业没那么严格的,我跟她爸爸的意见,从来都是以孩子的快乐为先,只要孩子自己开心就行,我们完全尊重孩子的兴趣和选择。”

老师没办法了,只能求助地看向我。

我也笑了笑,说:“老师,之前忘了告诉你,我跟林晓晓的爸爸已经离婚了,现在她归她爸爸抚养,所以以后,有关林晓晓的事情,你找她爸爸或者这位徐小姐就行。”

8

林晓晓想退学,她觉得上学一点意思都没有。

面对老师的劝说,她还理直气壮地说:“徐阿姨说了,以后要送我出国,傻子才留在国内卷高考,再说了,考得好能说明什么?应试教育有什么好的?国外更看重孩子的能力。”

她抬头看了眼四周,又说——

“整天待在这个破地方,我都快被闷死了,徐阿姨说得对,教育应该是快乐的。”

“如果我感觉不快乐的话,那我还学习干什么?人生匆匆几十年,何必给自己增压呢?”

徐晴完全支持林晓晓的想法,甚至当场给她办理了退学。

林晓晓对徐晴那叫一个爱啊,亲昵地搂着徐晴的脖子,撒娇卖乖说——

“徐阿姨,我就知道你是最懂我的!如果所有的父母都像你这样开明就好了!”

说完,她还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扬起挑衅的下颌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国留学啊?”

徐晴露出不易觉察的嘲讽笑容,敷衍着说:“国外那边正在安排呢,有消息我会告诉你。”

我听出味儿来了,老师自然也能听出来。

老师还企图提醒林晓晓:“林晓晓,出国留学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什么签证啊,那些都要办,还有你英语不好,到了那边,语言都不通,别说学习了,你连生活都很困难吧?”

林晓晓完全听不进去,还说这些事情她的新妈妈徐晴会安排好的。

徐晴则轻飘飘地说:“年轻人就要敢闯,语言不通怎么了?到了国外那边,环境自然会逼着你进步的,就算起初不能适应,慢慢地也会好起来,我相信晓晓的能力。”

林晓晓对徐晴的话奉若圣旨,觉得很有道理。

她甚至跟自己的朋友圈子一一道别,旁敲侧击地称自己要出国留学了。

可惜啊,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徐晴许给她的空头支票却并没有兑现。

林晓晓的那些朋友和同学,一个个地考上大学,步入了下一个人生的阶段。

而她,还整天游手好闲,穿着痞里痞气的衣服,在街头巷尾闲逛。

那些同学和朋友全都取笑询问林晓晓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国留学。

林晓晓渐渐地坐不住了,于是她找上了我,一张口就是一百万,让我送她出国留学。

9

林晓晓主动找上了我的店,双手插兜,戴着帽子,一脸怨气地望着我。

我没理她,继续忙店里的生意。

见我没看到她,林晓晓又厚着脸皮坐在了餐桌旁边,就等着我跟她搭话。

然而,我依旧没理她,还是王姐首先跟她搭了话。

王姐故作惊奇地问她:“哎,晓晓,怎么今天想来店里了?”

林晓晓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说:“我来找我妈有点事儿。”

我疑惑地啊了一声,反问:“你妈?你看看这里,谁是你妈啊?咱们不是已经签了断亲书,你早就跟我没有关系了吗?你有了新的妈妈,她叫徐晴,那才是你心甘情愿选的。”

林晓晓和林月山的事情,我们左右四邻全都知道。

因为林晓晓说的什么生物学妈妈,跟我签断亲书的事太奇葩,大家看她的目光也很异样。

林晓晓尴尬地顶着大家的注视,硬着头皮站了起来:“妈,你把我生了下来,总不能不管我吧?徐阿姨她那边是想送我出国留学的,但还差了点钱,你能不能补贴给我一点?”

我直截了当地说:“我没钱。”

林晓晓愣了一下,当即发作起来:“没钱你能开店?没钱你生什么孩子啊?既然你把我生了下来,你就应该给我好的生活,不然让我出生在这个世上受苦吗?”

听到这番言论,我都快给气笑了。

要说受苦,我可没让她受多少苦。

同龄孩子该有的,她全都有,同龄孩子没有的,只要她开口,我也会给她买。

她说想出去玩,我会送她去旅行,她这个年纪迷恋上追星,我也给她买过演唱会门票。

因为觉得林晓晓从小就没有父爱,所以我加倍地补偿她。

我拼命地挤压自己的生活质量,把她宠成捧在手心里的公主。

结果她还是觉得自己在受苦,其实不是在受苦,只是理所当然地贪得无厌罢了。

我深呼了一口气,说:“林晓晓,当初你说,每个孩子出生的时候,都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其实对于父母也是一样,每个父母也不能挑选自己的孩子呢!你想有个有钱有势,年轻漂亮的妈妈,难道我就不想有个听话懂事,肯读书上进的好孩子吗?”

林晓晓瞬间就愣住了,我接着说——

“如果你对我这个妈妈有什么不满的话,建议重开,记得下辈子投胎的时候,眼睛睁大一点,挑个有钱有势的好人家,别再来我们这种小门小户的人家受苦了。”

10

林晓晓是哭着走的。

当天晚上,她回去就找徐晴和林月山闹,让他们兑现承诺,送她出国留学。

为此,她还把我叫了过去,让我给她作证,徐晴确实答应过要送她出国留学。

林月山被闹得没办法了,只能坦白,称他们骗了林晓晓,出国留学的事从来都没安排过。

毕竟当年徐晴出国留学,都是走的门路,费尽心机最后上的还是个野鸡大学。

更别说林晓晓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继女了。

得知这种情况,林晓晓瞬间就愣住了。

徐晴却笑了笑,继续忽悠她:“晓晓啊,其实国外的学校也没什么的,就是个噱头而已,你看徐晴阿姨,哪怕留学回来了,那些学历也用不上,真正出社会了,还是要看你的能力。”

“现在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的那么多,没上过学却能开店做老板的也不少。”

她拉着林晓晓的手,安抚地拍了拍,说:“等你决定好自己要做什么,阿姨绝对支持你。”

就这样,林晓晓出国留学的事情泡汤了。

她整个人都陷入了迷茫。

同龄的孩子都在上大学,要么参与各种各样的工作,只有她,游手好闲,无所事事。

她萎靡不振地躺在家里打游戏,张口吃饭,连碗都不洗。

但徐晴有理由对付她,毕竟‘国外的孩子是会跟父母一起做家务的’,而她跟林月山工作忙,平时不在家,所以林晓晓就成了他们家的免费保姆,每天洗衣做饭等他们回来。

渐渐地,林晓晓觉得烦了,闹着要去复读。

但自从上次‘出国留学’事件以后,她已经把学校那边彻底得罪了,再加上游手好闲空窗了这么久,学业也早就跟不上了,学校那边不愿意再收她,最终她读了我们本市的技校。

林晓晓再次找上了我,原因是——

徐晴连技校的学费都不愿意给她付。

11

这次来找我,林晓晓的态度好了不少。

她满脸乞求地对我说:“妈,那个技校的学费也不贵,就几百块……”

我幽幽地哦了一声,“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就几百块的学费,徐晴都不愿意给呢?”

林晓晓尴尬地说:“徐阿姨说,国外的孩子长满十八周岁,都会自己兼职赚钱了,我想继续上学的话,学费生活费就自己想办法赚,她是为了培养我的独立自主能力。”

我嗯了一声,附和说:“她说得没错,我也是这个想法。”

林晓晓愣住了,对着我欲言又止,我再次笑了——

“林晓晓,是你之前说我愚昧无知,不如徐晴年轻开明,我反思了,也改正了,以后徐晴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绝对赞同和支持她的意见,这下你总该没话说了吧?”

林晓晓无言以对,我又继续说:“再者,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我们早就签了断亲书了,签断亲书的意思是,你跟我以后没有任何关系,你学费也好,生活费也好,都不该找我要。”

林晓晓很饿,跟我说话的时候,肚子里咕噜咕噜的。

王姐端了碗牛肉汤上来,惊讶地问了句:“哎,晓晓,你没吃饭啊?”

林晓晓渴望地望着牛肉汤,抿了抿嘴,说:“我爸跟徐阿姨早上工作忙,没时间做饭。”

我对王姐说:“这份牛肉汤是对面街上客人叫的吧?快送去吧。”

王姐吃惊地说:“可晓晓这边……”

我笑了一下,说:“人家父母健全,家庭美满的,还需要我们这碗牛肉汤?”

对着林晓晓凄惨的身影,我的笑意更深——

“我怕这种廉价的地摊货,会拉低人家的身价,让她觉得丢人呢!”

12

林晓晓再次哭着走了。

王姐对此唏嘘不已,劝我说母亲跟孩子之间哪儿有隔夜仇?生气几天就算了。

还说现在林晓晓看起来已经知道错了,只要我态度软一点,孩子肯定能回到我的身边。

我淡淡地说:“这样的孩子,即便要回来又有什么用?”

我意味深长地对视着林晓晓离开的方向说:“当初她因为利益离开我,选择徐晴,现在发现在徐晴身上讨不到好处,才忽然想起我这个妈妈,她对我,是没有一点感情,也没有一点道德的,就算现在找回来了,哪天也会为了钱,背叛我,伤害我,又何必呢?”

我沉吟了一下,笃定地说——

“作为母亲,是可以爱孩子,但不能为了孩子,完全失去自己。”

“人啊,总该为自己多打算一点。”

王姐嘴上说着明白,可惜很快,她就因为儿子要结婚,把店全部盘给了我。

我依旧认认真真地经营着那家店,靠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为自己添了不少东西。

哦,对了,我买金镯子的时候,正好林晓晓也在那家金店附近游荡。

看到我,她不可置信地喊了一声:“妈。”

跟她一起的,还有几个打扮流里流气的小混混,见她喊我妈,他们还很震惊。

其中一个人反问:“林晓晓,这是你妈?”

见林晓晓点头,那几个人再度震惊地打量着我们,幽幽地来了句:“看着不像啊。”

现在的林晓晓,跟以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跟我一起生活的时候,她是个乖乖女,学校里的优等生。

每天穿着干干净净,打扮得也清爽漂亮,按照那个生活轨迹下去,她肯定能考上重点。

可现在,她穿着松松垮垮的衣服,把头发染得黄不黄黑不黑的,脚上还穿着一双烂拖鞋。

我还从她身上闻到了烟味,不知是她自己抽的,还是那群小混混身上的。

她尴尬地问我:“妈,你来这里干什么啊?”

我回答说:“买东西啊。”

看到我手上的金镯子,林晓晓愣了下,直接脱口而出——

“你怎么买这么贵的东西?”

13

以前家里的开销,90%都是花在林晓晓的身上。

她随便一杯奶茶的钱,都够我买一件夏天的上衣了。

那时的我觉得,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而且每天围在油腻腻的小吃摊旁边,就算打扮得再漂亮又有什么用?所以,我要把我女儿打扮得漂亮干净点,让她把我的那份活出去。

现在……我反问:“有什么问题吗?”

林晓晓咕哝着说:“这镯子不便宜吧?”

我笑了:“是不便宜,但我花自己赚的钱,心安理得。

林晓晓走上前一步,还将自己手腕上的银镯子脱了下来——

“你都这么大年纪了,戴这么好的镯子做什么?要不咱俩换换?”

林晓晓手腕上的银镯子,还是我给她买的,当时她说自己整天心神不宁,我担心她,听说银子能辟邪,花了一千多买给她,林晓晓当时还不高兴,说我封建愚昧。

见她走到我的面前,我瞬间就笑了:“林晓晓,你凭什么觉得我不配戴金镯子?”

林晓晓愣了一下,脱口而出:“以前你自己经常说……”

以前,家里的所有好东西,我都会留给林晓晓,买衣服说自己要干活,穿不了好的,吃饭说自己不爱吃,让林晓晓先吃,但林晓晓说我在自我感动,是在卖惨PUA重压她。

我呵了一声,回应说:“现在我想通了。”

对视着林晓晓的眼睛,我定定地说:“女人不管到多大的年纪,都应该爱自己,而不是把一切爱和希望放在孩子身上,与其指望别人感恩孝顺自己,不如自己先爱自己。”

因我拒绝了林晓晓,周围那些小混混全都吹着口哨一脸戏谑地嘲讽她。

林晓晓的眼圈又红了,我没理她,上了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晚上,我接到林月山的电话,要求我把林晓晓接回来。

我疑惑地嗯了一声:“凭什么?”

林月山的语气有些气急败坏:“徐晴怀孕了,需要好好休养,那死丫头整天在家里不务正业,耽误徐晴养胎!你要是不来接她,我们就不管她了!”

14

我当然不会接林晓晓。

而是对着手机呵了一声:“林月山,当初离婚的时候,我们说得很清楚,林晓晓归你,从此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现在离完婚,你就想把她甩给我?哪儿有这么好的事?”

林月山威胁我:“那我们就把她赶出去,反正是你这个当亲妈的不要她。”

林月山还真把林晓晓赶了出去,林晓晓不肯,扒着门槛鬼哭狼嚎,最后连警察都惊动了。

接到警察的电话,我才赶到现场。

林月山和徐晴把林晓晓推到我的面前说:“这就是林晓晓的亲妈,来接她的!”

林晓晓抬头看向我,眼中噙着泪水,哽咽地委屈——

“妈,爸爸和徐阿姨不要我了!”

我赶紧退后一步,笑吟吟地说:“他们不要你,你找他们去啊!徐晴年轻漂亮,又有钱有势,她才是你选择的亲妈,我这个生物妈哪儿轮得到关你的事?”

徐晴还捏着嗓子装好人:“姐姐,我们不是有意让晓晓回到你身边的,实在是我最近怀孕,需要安静的环境养胎,照顾不了她,要不先让她到你那住一阵儿,等以后再送回来。”

我笑了,拿出她以前的腔调教育她:“徐晴,为人父母,怎么能因为有了小的,就不要大的呢?父母应该体贴照顾孩子,不管有什么苦衷和困难,都应该为了孩子去克服,你不是开明吗?我想国外应该也没有因为怀孕,就把大的孩子赶出家门的例子吧?”

徐晴和林月山呆立在原地,半晌都没吭声。

我又拿出当初签的断亲书给警察看:“警察同志,我跟她爸爸早就离婚了,连断亲书都签了,我跟这孩子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们应该劝这两位,而不是找我。”

见我们来回踢皮球,不肯接收她,林晓晓破防了。

她嘶声尖叫着,向我们怒吼:“没有人要我!我就是路边的流浪狗!你们说爱我,关心我,都是假的!你们都不要我,我自己出去总行了吧?这下你们满意了!”

林晓晓还真离家出走了,两个月后,她带了个男人回来,说要跟对方结婚。

15

林晓晓找的男人长得獐头鼠目的,听说是她在网吧捡来的。

这男人年龄上都能当林晓晓的爸爸了,据说以前滥赌,媳妇离婚跑了,剩下他跟孩子相依为命,但依旧不肯收收心,好好工作生活,整天在酒吧网吧三点一线混迹。

林晓晓理直气壮地说:“我爱他!我要跟他在一起!反正你们不要我,没资格阻止我!”

我怎么会阻止呢?再说了,我一个生物妈,只是给了她一条命的人,怎么配阻止她?

我当即说:“随便你。”

徐晴巴不得她赶紧滚蛋,也笑眯眯地说:“没关系呢!我们都很支持你的,在国外,讲究自由恋爱,只要有爱,别说是跟一个大叔,就算你想跟电线杆子结婚,我们也同意。”

就这样,林晓晓跟那个男人走了。

但不到两个月,她就哭着给我打电话了。

说那个男人滥赌还喝酒,一输钱一喝醉就要打她,两人还闹到警察局,她希望我去看她。

我哦了一声,说:“找你认同的亲妈啊,找我做什么?”

林晓晓委屈地说,徐晴不接她的电话,还把她的微信拉黑了。

我说:“徐晴人好,又开明,把你当成秦生孩子看待,怎么可能会拉黑你,故意不接你电话?你再联系联系她,问问原因,当父母的,哪儿有不要孩子的?”

林晓晓走投无路,当天晚上,堵在我的家门口开始哭诉。

她跪在门口,声嘶力竭地喊:“妈,我知道错了,你让我回来吧。”

“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求求你,不要不管我……”

我打开门,看到跪在门口的林晓晓,林晓晓见我出来了,瞬间激动起来。

她以为我心软了,跪着挪到我面前,拉着我的裤腿说:“妈,现在我才知道,只有你是对我最好的,以前是我任性,伤害了你,我现在知道错了,你就让我回来吧。”

“你要是不管我,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的,我以后一定孝顺你……”

对视着她现在这副样子,我直接给徐晴打了电话——

“你女儿跪在我家门口哭丧呢!是让我报警,还是你跟林月山来接她?”

16

徐晴和林月山赶到了,他们当然也不会要林晓晓。

两人一合计,还要把林晓晓送到那个家暴男那里。

徐晴还说得苦口婆心的:“你现在已经结婚了,有了新的家庭,不该再依赖父母了,有什么矛盾,你跟你老公解决,不应该把麻烦带回到家里,毕竟我跟你爸爸也有自己的生活呢!”

林晓晓仰头望着她,还拿出徐晴以前的说辞怼她——

“你以前也说过,家永远是孩子的港湾,不管我到了哪里,你跟爸爸都会是我的后盾,现在全都忘了?还是你从一开始就骗了我?你对我好,只是想逼着我妈跟我爸离婚?”

事情发展到这个局面,徐晴也不装了。

她轻笑了一下,捏着嗓子反问:“你到现在才明白啊?”

她走上前一步,捏着林晓晓的下颌,满是嘲讽:“林晓晓,我就没见过比你还蠢的人,你怎么会把我当亲妈啊?你要不想想看,你爸你妈是怎么离婚的?我怎么会把你当女儿?”

“凭你说喜欢我,以后会孝顺我吗?别笑死人了,你对自己亲妈都这样,我还指望你孝顺我?实话告诉你,我接近你,只是想利用你逼你妈签字离婚,我要一步一步地毁了你。”

林晓晓眼中噙着泪水,颤抖的声音问:“那你说支持我出国留学,让我退学……”

徐晴阴恻恻地笑了起来,说:“我听说你成绩不错,万一考上大学该怎么办呢?”

她看了我一眼,又说:“我就是想毁了你,看你们母女摔进烂泥里,这辈子也爬不起来。”

林晓晓不可置信地问:“那你支持我自由恋爱……”

徐晴笑了:“自由恋爱?跟那种烂男人,你也叫自由恋爱啊?”

“能眼睁睁看着你自己跳进火坑,还有比这更加痛快的事吗?”

徐晴笑得花枝乱颤,狠狠地推了林晓晓一下,居高临下地说——

“说真的,我忍了你这么久,看到你现在过得不好,我这心里可舒服多了。”

17

林晓晓爆发了,当场跟徐晴撕扯进来。

现场的人都没拉住,挣扎中,她把徐晴推下了楼。

徐晴从楼梯上摔了下去,当场流产,流了满地的血。

徐晴的孩子没了,林晓晓也被抓了。

为了争取减刑,她不遗余力地把罪过推到徐晴的身上,甚至还联系了媒体。

面对媒体的镜头,她说自己亲爸出轨,亲妈不要她,自己还在小三的蛊惑下嫁给家暴男。

媒体甚至堵在我的小吃店门口,说要采访我这个亲妈为什么不要女儿。

结果,街坊四邻为我作证,是林晓晓为了那个小三,自己抛弃了我这个亲妈。

节目播放出来,效果非常明显。

林晓晓被骂了,徐晴和林月山也被网友扒了出来,徐晴以前开了家食品加工厂,被网友扒出来,轮番抵制和举报,很快就宣告破产,还欠下了一堆的外债。

然后,这女人还是有些头脑的,她公司的法人是林月山。

债务还不了不说,还被检查出有食品安全问题,所以,林月山被抓了。

可笑的是,林月山被警察带走的时候,还不停地强调——

“那个厂子是徐晴的,徐晴才是老板,跟我没关系。”

曾经他怂恿女儿背刺我,现在也终于尝到了被人背刺的滋味。

林晓晓在狱中说想见我一面,我没理她,不管她在外面跟徐晴闹出多大的舆论风波,我都安安心心地开着我的店,托徐晴和林晓晓的福,我的小吃店出名了,不少人因为同情我的遭遇,每天排着队来照顾我的生意,很快,我的店又开了分店,变成了连锁。

王姐回来了,她拿卖店所有的积蓄给儿子买房结婚,结果儿子媳妇不容她,以结婚后不想跟婆婆住在一起为由,将她赶出家门,在外面给她租了个破房子住。

王姐在破房子里住了快一年,他媳妇怀孕,才因需要照顾,把王姐接了回去。

就因为王姐给孩子喂奶时,不小心呛到了奶,又被儿子媳妇赶出了家门。

她在我面前流下悔恨的泪水,后悔自己不该不听我的话。

我收留了王姐,让她继续在店里帮忙。

林月山被判了刑,三年,林晓晓是五年,父女俩是在同一天宣判的,那叫一个整整齐齐。

林月山和林晓晓坐牢后,我有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徐晴。

她变成了过街老鼠,在我们那儿声名狼藉,平时出门都会被人指指点点的。

我最后一次见到徐晴,是在新闻上。

听说她去了外地,贴上一个大老板,结果被人家原配抓住,当街扒光了衣服。

来往我店里的食客把新闻拿给我看,笑她活该,装得体面人,这辈子都抬不起头。

我笑了笑,说:“那些事都过去了,不管他们,过好咱们自己的日子就行了。”

现在的我,已经是十几家连锁店的老板了。

我报了班,去学钢琴,学跳舞,去读书识字,努力完成我少年时的梦想。

人啊,什么时候学习都不算晚,千万不要因为孩子和家庭放弃自己,从此被困在‘妻子’和‘母亲’的角色里,失去了自己的姓名和梦想,到任何时候,做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小说《背刺的女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