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全本阅读

打开
A+ A-
A+ A-


“抱歉,让你们受惊了...”陈萍父亲说到这顿了顿,神情落寞,紧接着将目光看向了我,眼神复杂。

“其实小萍一直很喜欢你,你离开之后小萍一天比一天憔悴...再加上那个传说,所以她娘才会对你这样...叔叔再给你道一次歉,希望你不要记在心上。”

陈萍父亲再一次道完歉后便离开了此地,然而他的一番话却搞得我无比茫然,但是母亲却是一副若有所思地模样,我想过去母亲应该是明白了些什么。

母亲沉思数秒后叹了口气随后转头看向了我,出言安抚:“帆儿,有妈在,没事。”

我沉默,其实让我情绪不稳定的不是陈萍母亲的举动,而是回到村子后这几日的怪异事情一直在困扰着我,这些事情使我的心绪一刻都不能安宁。

母亲看着一言不发的我,依然认为是陈萍母亲把我吓到了,于是她便想转移我的注意力,开口与我讲起了村子里的那个传说。

“咱们村里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据说人死之后会用各式各样的方式与村中最挂念的人沟通,消除一些生前的遗憾,并且在头七之日、入地府之前的时候会与他们最珍视的人诉说最后的话。”

“妈...你信么?”我问。

“信,因为我亲身经历过。”母亲说,“你外婆去世的时候我就经历过这事,现在想想那几天好似做梦一般,恍惚又真实......”

母亲所言犹如一根线,将我的三个“昨天”所发生的事串在了一起,心中隐约有了一个答案,而目前,我只需要等待,等待着“答案”出现。

上午八点整,陈萍父亲便开始组织来客们瞻仰遗容,不一会儿,便轮到了我。

我低头看着躺在冰棺之中永远沉睡的陈萍,难以抑制的悲伤涌上心头,泪水瞬间冲出了眼眶,忍不住呜咽了起来。

就在此刻,我的身后传来阵阵冷意,还未等我回头,一只手已然抚上我的面颊,并帮我擦去眼泪,我认得这只手,这是“梦”中它的手。

然而它的手仿佛有魔力似的,将我的眼泪拭去之后我便不再流泪,呜咽声也渐渐停止,不过,此刻我已经猜出它的身份了。

“陈萍...是你么?”我轻轻喃喃。

“是我。”

我听陈萍的声音后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想要转身紧拥陈萍,不想让她彻底消失在我的眼前。

可是陈萍却用另一只手制止了我的动作,下一秒她柔声道:“杨帆...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喜欢过我么?”

“嗯!”我用力地点了点头,毫不犹豫地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复。

陈萍听到我的回答后如负重释般地笑了,接着她又道:“喜欢,喜欢杨帆,虽然有些晚了,但杨帆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地、开心地活在这个世界上,连同我那份一起哦!”

“嗯......一定!”我笑了,笑着笑着又哭了。

话音刚落,我看到脸边那只手以极快地速度化作微光消散,于是我猛地回头,但却只能看到空气中的点点微光以及地面上的滴滴水珠。

我明白,陈萍离开了,永远地离开了。

......

尾声

陈萍的葬礼结束之后我与母亲便坐车回到了大城市,一路上我的情绪虽然低落,但心中隐隐有种释怀感,而这感觉从何而来,大概是因为我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了曾经的遗憾所产生的情感。

我也不停在思考往后的日子,想如母亲一般不后悔,想如陈萍所期盼那般好好地、开心地活在这个世界上,我知晓有些事情再无动于衷的话终将成为遗憾,让我无比后悔,因此我需要做出一些改变。

下车之后,我与母亲一出站便看到了那人,他是来接我和母亲回家的。

他朝着我们小跑了过来,递给我与母亲一人一瓶矿泉水后主动拿过了母亲手中并不多的行李,领着我们准备走向地铁站。

“爸......”

我冷不防地一声让他与母亲呆愣了许久,片刻之后他才反应过来,不敢置信的看着我,而我的母亲则是掩面哭泣,我想过去他们等这一声已经等了很久了吧。

父亲将手中的行李放下,脸色惊喜,喜极而泣,但不过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母亲见状赶忙拉着父亲走向了我,就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紧紧相拥而泣,完全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目光,而此刻,我感觉某些事情已然发生了些改变。

至少说,现在,我才真正有了完整的家。

……

你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么?实则不然。

多年之后,我在阴差阳错之下看到了陈萍的遗书,这才完全明白一些事情背后诡异的真相。

那时的我似乎做出了与陈萍同样的选择。

但我似乎是失败了,因为我不知从何日起,脑海中关于那段经历的记忆近乎全部消失。

当我重新开始寻找线索的时候,陈萍的遗书竟不翼而飞,更意外的是就连亲手将这封遗书交给我的她的父母居然都记不起陈萍写过这封遗书,就像这封遗书的存在完全被抹除了似的。

自从那时起,我每天晚上都会重复做着一个相同的噩梦。

村子东边的河面上浮着一尊神像......

一尊双目紧闭且眼角渗出鲜红血泪、狞笑犹如恶鬼般的诡异神像......

(全文完)

小说《暗恋多年的青梅竹马向我表白,可她在七天前就死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文阅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未完待续